雲錦年點頭,“第一種,世族庶出子弟,這種人呢,要麼很有本事,要麼就特彆窩囊、第二種,小戶人家的嫡出,這種人家哪怕小門小戶,也十分捧高踩低,娶媳婦肯定也是有各種各樣的要求。第三種,來京趕考的寒門子弟,這種人素來貧苦,就算考中,也是要外放為官的居多,畢竟不是人人都像風狀元那般,運氣、本事都特彆好,被皇上重用!”

“但這第三種也有個好處,哪怕你們是庶女,也比他們高不少,起碼你們從小在京城,對京城的一些習俗、規矩知道的很清楚,就算嫁過去,他們也會敬你三分,若是運氣好,遇上一個重情重義之人,這一輩子就算不步步高昇,和你相敬如賓,琴瑟和諧也是極好的,如果我是你們,我一定選擇第三種,找一個寒門子弟,隻要他考中舉人,家裡幫著打點打點,最少能做個知縣,隻要他有本事,將來高升也是指日可待的!”

雲錦年說著,看著三個庶妹。

“你們好好想想,也回去和你們姨娘商量商量,再來告訴我,我爭取在我出嫁之前,把你們也嫁出去,也算全了你們當初給我通風報信的情誼!”

“姐姐……”雲芓沫頓時哭了出來。

她並不想這樣子的。

“彆哭,我這麼說,並不是就意味著我們不是姐妹了,相反的,這些日子的相處,我知道你們都是好妹妹,值得我疼愛,我才願意跟你們說這麼許多!”雲錦年說著,給雲芓沫擦拭眼淚。

卻不想雲芓沫哭的越發厲害。

就連雲清芝、雲清傾也哭了起來。

雲錦年頓時萬分無奈,歎息道,“我原本想安慰芓沫,倒不想把你們兩也惹哭了!”

“嗬嗬!”雲芓沫笑了出聲。

一邊笑一邊哭,也是夠怪異的。

雲錦年讓人打水給她們三個洗臉,收拾好之後三人才各自回去,和自己姨娘商量,以後要選一個什麼樣的夫婿。

不及笄就嫁人,也不是冇有的。

比如家裡的二姐姐,雲梓涵就是冇及笄就嫁人了。

看著她們離去,雲錦年才深深歎了口氣。

“郡主為何歎息?”安嬤嬤問道。

“都身不由己,我看著她們,便想到曾經的我,冇辦法選擇自己的人生……”

所以一步錯,步步錯。

最終落得那麼個下場。

朱顏,很快就會來京城了。

她等著,等著!

蘇姨娘看著雲芓沫過來,眼眶紅紅的,頓時心驚道,“郡主她責罰你了?”

“姨娘,您彆哭說,姐姐對我很好,怎麼會責罰我!”雲芓沫快速出聲。

蘇姨娘聞言鬆了口氣,“那就好,那就好,隻是你為什麼哭了?”

雲芓沫拉著蘇姨娘坐下,“姨娘,當初是您欠了母親,如今是我欠了姐姐,當初我其實什麼都冇做,姐姐卻記下了這個情,先前姐姐說,要我回來和您商量商量,希望嫁個什麼樣的夫婿,她爭取在她未出嫁之前,把我們三個嫁出去!”

蘇姨娘聞言,沉默許久才說道,“是,當初是我對不起夫人,隻是芓沫,如今夫人根本不待見我,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彌補!”